我要草莓牛奶

每天打开99+的三条群啊啊啊日常:
啊啊啊路飞宝贝360°无死角的可爱帅气和其他的单细胞热血男主都不一样!是凌驾于以前喜欢的一切属性之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此处引用知乎某直男的发言:我喜欢路飞不需要理由,爱就是他妈这么纯粹!)
啊啊啊索大怎么这么帅全身喷涌而出的魔兽气息只为一个人温柔收敛一句话死心塌地说跟就跟!两年后更是宠到无法无天!!
(此处引用知乎某直男发言:索大宠路飞路飞对索大有致命吸引力在这方面没有op女性可以超过!)
啊啊啊索路是真的!!!!我嗑的cp是真的!!!我cp头顶有尾田papa!!!
每天毫无例外三项日常加流泪👏👍我爱!顺便知乎的直男们有时候真的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突然看到这张彩页!索大穿了路飞同款拖鞋!还是红色系!尾田papa小心思不要太明显啊!(印象中这好像是索大第一次穿拖鞋来着?🌚👏👍)
今天也是显微镜流泪嗑索路的一天!😭

(好!不愧是我!)

#926#
看完了果然还是重点关注了基路监狱日常啊(不对娜美“喵“也好可爱!)…
基德真是…果然是年纪比罗小的原因嘛人设崩塌就是快啊!你还记不记得你上次撂狠话新世界不是过家家的地方啊你看看你现在是不是像幼儿园小朋友!快想起你超新星第一名狂帅酷的形象来!(路飞就算了他一直是幼儿园小朋友我们都宠着他!)
被抓包之后基德第一句就特别帅的“证据呢”而小傻子路宝一秒装傻(啊啊啊啊路宝你好可爱哦一点都不会说谎心机简直就是海贼界的小白花!)
凯多的手下有点可爱哦…老妈子属性😂说好的要折磨到基路眼睛失去光芒的呢?结果这两个人连海楼石虚弱反应都没了?!凯多你其实是个好人来的吧专门训练下一代的对吧?上一话担心路飞饿肚子还要挨打的我们仿佛大写的傻😂👍
顺便我举报基德给尾田爸爸送礼了!他都没有牛奶喝他的牙就回来了!!我不同意!!

【索路】把柄(索大生贺/短)

是太阳啊😭😭😭😭😭

三尺云狼:

索大生日快乐!!


这是一篇跟生日屁点关系都没有的生贺。


 


 ——————


 


 


“罗罗诺亚·索隆?”


 


 


“当然知道是谁了,他可是魔鬼,光名号就够人闻风丧胆的了。”


 


 


“什么?你想雇他杀个海贼?死了这条心吧,他早不干这行了。”


 


 


“你问我他去哪了……这我怎么知道,不过听说他加入了草帽海贼团,也不知道这草帽小子是个什么来头,看悬赏令那样呆呆傻傻的,还能挖到罗罗诺亚上船,怕不是抓到了什么把柄吧。”


 


 


“得得得,你再怎么问我我也不知道更多的了,要是没啥事就赶紧走,我还忙着做生意的!”


 


————


 


伟大航路的天气一如既往的变化莫测,前两天还狂风暴雨,今天温度又突然直线飙升,天上一朵云都没有,炽热的阳光似是要把这片海域蒸发。乌索普拎着快要熟的乔巴进了船舱,娜美罗宾遭不住汗流浃背的黏糊感,轮流去了趟浴室,而山治正苦恼着食物会不会变质。


 


 


甲板被晒得发烫,索隆虽然仍闭着眼睛小憩,但内心已有些烦躁了。他正打算重新找个阴凉点的地方躺会,睁眼却发现路飞依旧坐在船头上不为所动。


 


 


对方保持坐着的姿势,额头埋在梅丽号两只羊角中间,草帽遮住了路飞大半张脸,索隆的角度看不见路飞的表情。他依稀记得橡胶是不太能承受高温的,阿拉巴斯坦王国让路飞遭了不少罪。


 


 


他向来尊重船长的决定,只要对方一个理由,他便不会多说什么,并予以支持。但现在的船长静得有些不像他了。索隆擦了擦手上的汗开了口:“喂路飞,你不需要进船舱里降降温吗?”


 


 


绿发剑士等了会儿,黑发少年没有应答,这加深了索隆的不安,他开始往船头走去。“路飞?”


 


 


突然不稳的风向让船有些许摇晃,在船头趴着的草帽路飞随着晃动向左倒去,索隆这才看见对方紧蹙的眉头和双眼。几乎是瞬间,他的前脚掌刚接触地面,便发力转换成奔跑,短暂的时间里他只来得及卸了刀,随着路飞刚溅起来的水花,一头扎进海里。


 


 


相比船上惊人的热量,海里的温度显然要低很多,索隆没空分神,这浩瀚又无情的大海转瞬间就会把不会游泳的旱鸭子卷进噩梦里。庆幸他们落水的时间相差不远,路飞离他很近,估摸是身体自我保护的意识在驱使着他掐着自己的脖子,他显得越发痛苦。没有时间让索隆多想,他一把捞起路飞便往水面游。船员们都在船舱内乘凉,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他俩落水了。路飞的状态看上去十分不好,索隆把他举高了些,让对方环抱住自己的脖子,腾出右手拍打黑发少年的背,试图让他把呛进去的水咳出来些。


 


 


“呃……咳咳!”路飞不适地动了动脑袋,脸埋在索隆肩膀上,被海水浸湿的黑色头发扫得他有些痒。


 


 


“路飞?你还好吗?”绿发剑士没有得到船长的应答,怀里的人体温有些不正常,这加重了索隆的不安。


 


 


“喂!你们两个在水里干什么呢?”山治正好奇今天的大胃王船长怎么没粘着他要吃的,出船舱看了一圈才发现人影都没见着,连带着平日百分百在睡觉的绿藻也一块消失了,怕出了什么事沿着船边找,结果这俩笨蛋在海里学游泳呢?


 


 


“少啰嗦,快把网放下来,路飞他不太对劲。”


 


 


拌嘴归拌嘴,山治也不是不识时务的人,早在索隆说话之前就已经准备把网扔下去了。听对方的语气就知道路飞不是普通的溺水而已。山治喊来了乔巴,而乔巴看到不省人事的路飞后的第一反应是惊吓着喊医生。


 


 


“38.6°,高烧伴有轻症中暑,得好好歇着才行。”乔巴把浸湿的毛巾盖在了路飞额头上后又加放了个冰袋。“在阿拉巴斯坦中的毒还未痊愈,这两天天气变化太大,以路飞目前的抵抗力来说确实有些勉强了。我应该早点注意到的……”乔巴边捣药边自责,语气里满满都是内疚。


 


 


山治原本想点根烟,火机刚举一半又放下了。“得了吧,这小子昨天淋雨玩得可开心了,不是你的错。过会儿就会醒来的吧?我先去做点吃的,免得他一起床就喊饿。”


 


 


“没什么需要帮忙的话我就先去观察一下气流了,这两天的天气真是太奇怪了。”


 


 


“那我去填充一下弹药库了,前段时间都快把我的弹药用光了。”


 


 


索隆擦着头发坐到了病床旁边,海水黏在身上的感觉十分不舒服,他刚刚去洗了个澡。路飞身上盖着一张毛毯,汗水顺着脸颊滑落到枕头上,嘴微张着,好像在喃喃自语些什么,绿发剑士凑近了听,只是断断续续的几个音节,呼出的热气使他沉下了脸。


 


 


原本平缓前行的船突然大幅度摇晃起来,乔巴赶紧扶稳桌子上摆放的药瓶。“怎么了怎么了!?”蓝鼻子医生转身发现索隆已经把路飞护在了身下,甚至还摁住了冰袋。


 


 


“变天了!”娜美打开了船舱的门。“乔巴,快来帮忙掌托!索隆,路飞没事的话去帮忙把帆收起来!气流很乱,应该又会有一场暴风雨要来!”


 


 


一切如他们的航海士所言,暴风席卷着雨水拍打在他们身上,浪把梅丽号抬得老高,晃得船员们不得不抓着扶手以免被甩飞出去。巨浪砸在甲板上,似是要把梅丽号掀翻,船身顷刻间发生了倾斜。“乔巴,往右满舵!”


 


 


船舱内传来重物撞击在一起的哐当声,索隆甚至捕捉到一丝微弱的呻吟,他咬着牙看向身后紧闭着的门。


 


 


“喂白痴绿藻头!没活干的话少在这里碍事,你去看着那个笨蛋船长就行了,这里我一个人绰绰有余!”山治拉紧了麻绳,随即跳到了娜美身边。“你说是吧娜美桑~!”


 


 


“是是是,快点离开这片海域吧,我想吹舒爽的海风。”航海士把耳边垂下来的头发撩到耳后。


 


 


这次索隆意外的没有还嘴,早在山治跳下来时就已经推开了房门。舱内乱作一团,平时摆放的杂物无一例外随着刚才船的倾斜砸向了一边。


 


 


“路飞!”绿发剑士跨着大步往床边走去,在桌底找到了他那烧得一塌糊涂的船长。


 


 


“啊……是索隆……”他声音软绵绵的,看上去还不太清醒。


 


 


索隆打算先把人抱出来,但对方明显不怎么配合。“你是怎么从床上到桌底下来的啊……”


 


 


“我睁开眼就在这里啊……”路飞没有力气,以至于索隆把他抱起来之后他的腿仍拖在地上。


 


 


“好热……”他嘟嚷着,发梢被冷汗浸湿了,有些不安分的贴在脸上。


 


 


索隆这才发现路飞没穿鞋。“笨蛋,你先把脚收起来。”也不怪路飞云里雾里的,好好地躺在床上突然被甩飞了,换个没病的人情况大概也差不多。


 


 


“……船怎么晃得这么厉害”路飞想站起来,但实在使不上劲,他感觉整个世界天旋地转,徒然而生一股恶心的作呕感。“好想吐……”


 


 


“你发烧了,外面在下雨。”路飞几乎整个人都挂在索隆身上,剑士只好蹲低身子把他的船长打横抱起来重新放床上去。


 


 


“晕的话把眼睛闭上。”东西倒得七零八落,他不得不在杂物堆里找出路飞的杯子去给他倒水。没走两步却发觉路飞拽紧了他的衣角。


 


 


“我不要。”


 


 


“我也要出去帮忙。”


 


 


软软糯糯的声音撩拨着索隆的理智,他握住了路飞的手,试图慢慢掰开他的手指。“你在发烧,外面很冷。”


 


 


“这种小事吃一顿肉就能好!”他拽得更用力了,似乎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了指尖。眼睛瞪得圆圆的,大有一种“不让我出去我就打死不放手”的气势。


 


 


索隆没有办法拒绝这个眼神。


 


 


认真、坚定、不容置疑。


 


 


他的心脏会更猛烈的跳动,他的手会不自觉地放松又攥紧。这么多年以来,他如一匹孤独的虎,带着傲气与狂妄闯入了这世界。与赏金猎人完全背道而驰的路,让他留在这艘船上的把柄,究竟是什么呢?


 


 


空气有些凝固,索隆知道只要他不同意,路飞是绝不会松手的。


 


 


然而从他直视对方的眼睛开始,这场战斗就已经输了。


 


 


“如果是船长命令的话。”他说。


 


 


剑客小心翼翼的把黑发少年抱起,对方熟练的勾住的他的脖颈。“诶嘻嘻,我就知道索隆会同意的~!”


 


 


路飞用为数不多的力气贴近了索隆的脸,在他下意识闭起的眼睛上落下一吻。


 


 


————


 


 


“你听说过蒙奇·D·路飞吗?”


 


 


“那个悬赏金十五亿贝利的小子吧?他最近闹得很厉害啊!”


 


 


“传闻说,他的副手罗罗诺亚·索隆是被抓到了把柄才会呆在‘草帽小子’身边的呢。”


 


 


“真的假的?看上去不太像啊。”


 


 


————




“是索隆吗!?喂——索隆——!!”


 


 


烈酒入喉,恍惚间他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定睛一看竟是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


 


 


招呼还没打完,穿着和服的少年从一只大狗的背上飞扑下来,把他狠狠拥进怀里,任性得一如既往。为了防止他的笨蛋船长摔下来,索隆用手扶住了他的背。


 


 


力道松了一点,索隆抬头看了看肆无忌惮坐在他肩上的人。


 


 


那是不一样的眼神。


 


 


索隆的手轻抚着路飞柔软的头发,随后吻住了他的唇。


 


 


是太阳啊。




END



#924#
实不相瞒这是我史上第一次!没有为路飞挨打流血而心疼!因为这个造型真的是…真的太太太太太太太有冲击力了!(我输完血回来了!)游街示众绷带手铐还有这个凶巴巴的小眼神?我可耻的兴奋了!我满脑子只剩下“小野兽”三个字刷屏了😭😭😭感谢尾田大大满足了我的幻想😭这个眼神真的太喜欢了!从此我看过的一切囚禁play不服输的路飞都有画面了!
顺便基德掉了颗牙诶(???重点呢?)路飞快把你补牙绝技教给基德吧!大家都要成为同盟了就别藏着掖着了🌚

dbp真的太好笑了😂

水管:

我的快乐源泉哈哈哈

打开漫画的第一眼情不自禁的欢呼!尾田大大又画asl了!什么向来穿的最严实的二哥居然露了!这是什么大喜事!毕竟二哥的胸腹肌看一次赚一次啊!(虽然小时候啥也没有QAQ)
然后就看到了我动手如风不服就干的路宝贝!这个打完后落地的小背影也太好看了叭!(ˊᵒ̴̶̷̤ꇴᵒ̴̶̷̤ˋ)꒰爱一个人就要连他的背影一起爱!(不是)
怎么说呢…我觉得吧草帽团也是跟路飞一起刀山火海走过来的,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而且还有山治和乔巴在,我相信他们不会有问题的!就是小圆子…这一串血看得我好心疼啊…ballball尾田大大了千万不要让小圆子出事啊…(她真的好可爱)
然后…路飞…就被锤了…心疼归心疼…就是这个场景怎么似曾相识?你说是吧基德船长🌚我jio得基德船长你要见到你的火了!三船长监狱座谈.avi开始录制!

是我梦中的场景!

宠弟光线👾:

前面画的挺早了,因为很不满意就没有画了】被弟弟从相册挖了出来hhh
以前的指绘爱丽丝pa没画完!被弟弟把未完成的艾斯当了头像,老子看着闹心,给搓完了还加了滤镜hhhh【深夜打扰